時輪有機農場

時輪有機農場

最新消息

新農種什麼才好?日本專家建議 種菜獲利快 一起修馬路救火 融入社群20161125

2016-12-19

「想成為新農,除顧好生產和銷售外,沒有努力融入當地社群是不行的!」輔導日本新農已有10年經驗、現於日本京都府農林水產技術中心擔任主任研究員的田中正彥正色說道。

 

田中正彥來台多次,去年他在宜蘭分享日本農業逐步從世襲邁向志願農的轉變,引發不少迴響,此次受福智佛教基金會邀請再度來台,《上下游》專訪田中正彥,分享日本輔導新農的作法與心得。

 

 

大環境衰退 日本興起志願從農潮

1980年後、1990年初,日本陷入泡沫經濟的低潮,隨後因低成本國家的競爭,日本的製造業開始進入衰退期,企業大量轉用派遣員,於此同時,農村人口長期流向都市,「地方消滅」的聲音油然而生,在這樣環境下,日本社會興起一股返鄉從農的潮流,新農林立,約15年前日本政府開始重視新農培育的問題,田中正彥的工作因此從蔬菜栽培研究轉向新農輔導。

田中正彥觀察,這群開始從都市流往農村的「志願農」,和世襲農後代相比,務農的基礎知識差距很大,不過因為這群人從消費端來,較有能力了解市場的脈動,結合產銷兩端的機會也比較大。

返鄉從農並不「浪漫」,每每面對有意從農的志願者,田中正彥總是要求志願者投入生產前得先思考「販售」的問題,無論是加入當地產銷班、農民組織等系統,「務農的起步能先有安定生活的基礎是最重要的。」

 

田中:新農返鄉不能只顧經濟,不融入農村社會

 

除了經濟問題外,社會關係的建立也是新農必須面對的首要課題。

田中正彥直白的說,新農進入到農村不能只想著自己,要懂得跟「地域」互動,融入地方社群,尤其當地方發生消防、道路破碎等公共事務需要幫忙時,新農若袖手旁觀,就會加速雙方的衝突,當衝突過於嚴重,新農可能會選擇離開。

田中坦言,從事新農諮詢工作以來,最常處理的就是這類事務的爭端,到地方拜訪耆老、充當和事佬,緩解新農和地方的緊張。

田中正彥表示,如今志願從農者前來諮詢,他都會建議新農得多拜訪地方上成功的務農者,除了藉此吸收專業知識、了解務農其中的艱辛和轉折外,也可加強新農和地域的互動。

 

此外,地方願不願意正視農村凋零問題、接納新人也很重要,田中正彥指出,新農起初投入農村和當地老農學習時,常被視為「拖油瓶」,這些年來日本政府意識到這個問題,在預算分配上開設了「農村教育費」的項目,專門提供給願意接納新農學習的老農們申請。

田中正彥:先專心生產站穩腳步,再發展獨立品牌

 

和日本狀況類似,這些年來,台灣從農者的取向,也漸漸有世襲轉向志願農的趨勢,不過由於種稻的技術門檻比較基礎、後端代耕產業鏈完整,新農進場多選稻米為栽種品項,再加上台灣食米量降低等種種因素,這1、2年來,陸續有新農發生米賣不出去的問題。

 

對此,田中正彥指出,不建議新農種稻,因為稻米的價格不高,通常要大規模栽種才有可能賺錢,以日本來說,面積至少有10甲才會建議投入稻米生產,尤其日本不像台灣有代耕的產業鏈,有意種稻者意味也得花錢投資在農業機械上,資本門檻並不低。

田中正彥說,以京都府來說,新農諮詢他通常會建議從事蔬菜、野菜的栽培,因為和瓜果類、稻米相比,蔬菜一年可達8、9穫,利潤取得較快,比較能穩定初期的農村生活,他建議,新農剛加入先專心做好專業生產的事情,等到生產端的事務熟練後,再來考慮設置獨立通路、走個人品牌會比較得心應手。

 

此外,部分台灣新農看準設施栽培的市場,尤其設施栽培的瓜果、蔬菜利潤豐富,不少新農常投資數十萬甚至貸款數百萬蓋溫網室,卻在面對颱風侵襲時血本無歸,失去從農意願,對此,田中正彥認為,這時候「農業保險」機制的導入很重要,設施栽培一定會有風險,如果有保險機制支撐,新農才不會損失慘重。

 

日本政府不只給補助 還要協助做社會諮詢

輔導新農十多年來,田中正彥坦言,他多半只看成功案例,不去細數失敗的狀況,他一再強調,新農如何跟地域社群結合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以現於京都府南丹市八木町從事水京菜種植的綿井幸二為例,他說,這位新農25年前來到八木町時非常挫敗,前四年耕種是失敗的,和地方的關係也有些緊張,直到京都府有意實驗種植水京菜,綿井成為第一個申請種植者,實驗成功後才豁然開朗。

 

田中正彥說,綿井幸二成功後,還帶動地方農民一起種植水京菜,讓該村成為水京菜最大的產地,而舊有的地方勢力也開始願意敞開心胸接納新農,如今錦井幸二的兩位兒子也說要繼承農業,這樣從志願農再轉向世襲的案例,讓他很是欣慰,尤其新農落地生根,為舊有農村帶來新生命,無疑中也協助鄉村體質年輕化。

 

對日本來說,新農輔導不單是設計補助金、提供技術諮詢而已,田中正彥表示,社會網絡的支持、協助也很重要,像他這樣職位的人,在京都府就有10人,約占京都府農業技師總數的1/10,而日本從都、縣、市到村,每一個官方層級都有這樣的人力配置,尤其越底層的公部門越熟悉地方的人事情況,越有機會提供新農在社會面的諮詢。